作品点评丨彭盛材大师博兰作品《春意盎然》

一、作品点评丨彭盛材大师博兰作品《春意盎然》


彭盛材的博兰盆景作品《春意盎然》,高120CM,盆长120CM,荣获2012中国盆景精品展(中山古镇)金奖。

该作出自岭南大师之手,风格却不同流随众,独树一帜,特别之处在于根部出枝、低位布托、双枝结顶,树相浑圆丰满,生机勃勃。

强大的根系如一座突兀的山峰横亘盆面,占据着绝大部分的盆面空间,沟壑(根系)排列有法,“天坑”(无根的两大空白处)布局有度,主干树身的大空洞,仿佛向人们诉说它古老的历史。根与干天然神韵,鬼斧神工,非技艺所能及。

树势整体构图,左展右收,回头望足,顾盼情深。左边的拖根上长出一小干,左展上行后直冲主干左飘的枝组,顾盼之情油然而生。整个作品的动势和情感由此而来。主干的第一枝,超低位置出枝,打破了主干三分之一或三分之二高位出枝的传统,此枝的妙用在于保证板根存活,使主干树身完整,更有助于填补右边过于空旷的空间,遮挡主干部分空洞,塑造作品的浑圆丰满。

顶部轮廓呈不等边三角形,双枝结顶。枝条的营造,主脉用岭南蓄枝截干的手法节节收尖,横角枝多而密,且多以枝组形式出现,似乎作者并不有意彰显单根枝条的魅力,而是另辟蹊径,在整体上下足功夫,枝组的边缘,枝爪伸缩有力,穿插自如,如龙爪凤头,神龙见爪不见身,凤凰见头不见体,作者颠覆传统的创新之举。吸收传统越多,自己的东西就越少。有的盆景作者,辛辛苦苦几十年,感觉技艺登峰造极,可是回望自己的作品,不禁大吃一惊,哎呀,怎么自己还是在传统的框框里打转,跳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挣脱不了传统的束缚,没法跨越前人,也无所谓创新与建树,做得再好再像也只能是“赝品”,这也许就是艺术的悲哀。不是说传统不好,而是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作出有自己烙印的作品,才能传承于世。“时间只记住精品,艺术只承认一流”(赵庆泉语录)。我想起一位智者的教导:艺术需要反叛精神,需要否定的勇气,更需要创新的智慧、独特的见解。

配盆为奶蓝色陶瓷盆,与盆面绿色的青苔、洁净古朴的树身、布满枝头如繁星点点的嫩芽,组成一幅生机勃勃的画面,春意盎然。歌颂生命顽强伟大之时,也感恩大地和阳光雨露的无私奉献,更令人佩服的是作品主人对作品的心血浇注,所以,每件作品都是天地人的结晶。

几年前盆景朋友在一起讨论,怎样的盆景才是惊世之作,梦想是:拥有台湾榕树的根盘、岭南的枝爪、日本的结顶。梦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此作就在眼前,不是吗?

二、盆景鉴赏丨邓建彪朴树作品《思念》

题名:《思念》 树种:朴树 规格:130CMX200CM     作者:邓建彪

朴树,落叶乔木,广泛分布南方各省。由于生长速度快,管护粗放,切口愈合能力强,枝条方便蓄养,深受盆景同仁的喜爱。

这件名为《思念》的朴树盆景作品,培育时间近20年,盆龄5年。作品拖头势起于盆的最右端,变化中左行,到盆的最左边扶摇直上,曲折变化中完成布枝结顶。

左展第一枝,出位理想,壮硕有力,走向主势往左,趋势上翘,保持大方向不变的前提下,前、后、上、下交替变换;右大飘枝,从出枝开始,就舒缓右走下行,到卧干隆起最高点位置的上方,即刻上扬直奔盆外,回望卧干,顾盼生情,完成构图左收右放的格局。

整个作品采用长枝节、大角度、鹿角枝的技法,旨在打造自然、清新、明快的节奏感,营造充满青春活力的氛围。作品卸完叶子时,枝条走势一览无遗,尽赏其优美造型。枝条富于变化,似行云流水,抑扬顿挫。再过十天半月,枝头冒出米粒大的芽苞,乍暖还寒,繁星点点,春意爬上了枝稍。

几周之后,芽苞徐徐张开,像小荷的尖尖角、含苞待放的花蕾,欲放还收,奔放中蕴含矜持。日复一日,满树红叶,喜庆满堂,红裳薄纱,干、枝若隐若现,风姿绰约,迷人美景,醉人心扉。不禁让人惊叹:朴树盆景原来竟然如此美丽!待叶子全部长出,叶形由小变大,颜色由红变绿,浓荫蔽日,福泽一方,古树风姿,美不胜收。

真可谓:新叶嫩红催心醉,古干虬枝画意奇。

(文章来源:黄昊的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