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关于可怕食人树!关乎于它的一些神秘记载历史的文章,一起来看看吧。

食人树指不同传说中的食肉植物,其体型庞大得能够杀死甚至吞噬一个人类或其它大型动物。纵使有着各种不能肯定的有关报告记载,目前为此没有此类植物的具体存在证据。目前地球上的食肉植物(carnivorous plant),有13科20属600多种,绝大多数都隶属于猪笼草科、茅膏菜科和狸藻科等三个食肉植物科。目前,已知的最大肉食植物是王侯猪笼草(Nepenthes rajah),会捕食小型哺乳动物。

马达加斯加岛的菠萝食人树

1978年,殖民列强在设法教化和征服那些偏远地区的人们的时候,发现这个地方竟是如此怪异。他们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传回伦敦、布鲁塞尔和柏林,他们提到了遥远的陆地、失落的城市以及在动物园里所看不到的动物,当然他们讲述的很多故事都夸大了,而且大部分将随着时间流逝,被人们遗忘。但是马达加斯加岛上的荒野丛林和有关它的传说,却很难被人淡忘。

马达加斯加岛在2013年仍是草木丛生,对外界来说,它仍存在一些未被开发的地区。这里生长着90%的自然菌群,在世界其他地区根本看不到如此规模的丛林,而且在丛林中可能隐藏着许多未知的东西。德国探险家卡尔·李奇博士(Carl Liche)手持弯刀,带领着一队当地的穴居土着–姆科多(Mkodo)人进入了丛林深处探险。

当到达一个空旷地时,李奇突然停下了脚步,眼前的景象是任何一个白人都不曾见过的:一根“像八英尺高的菠萝”的树干上长着浓密的叶片,树叶从树顶一直垂到地面上,7英尺长的卷须向四面八方伸展。李奇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注意到那些当地人开始变得非常兴奋。

这些穴居土着把一名姆科多妇女推向那棵大树,并开始祈祷。该妇女喝了从食人树里渗出的一种奇怪的液体后,就变得非常疯狂,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只见那棵原本慵懒的像死了一样的残暴食人树,突然恢复了野性的活力,卷须像蛇一样快速伸出,勒紧妇女的脖子和身体,使她无法呼吸。那个妇女的尖叫声变得越来越弱,最后完全消失了,这时树叶把她一层层包裹起来,直到不留一丝缝隙。10天后李奇重新回到这个地方,然而他在那颗树下只看到一堆白骨。

能吸人的可怕食人树

1971年9月,法国人吕蒙梯尔和盖拉两人带着他们的家人来到非洲内尔科克斯塔的莫尼斯克树林中度假。两家人到达目的地后,吕蒙梯尔带着他的儿子欧文斯和盖拉的儿子亚博去丛林捡拾干枯树木,准备生火做饭。来到丛林深处,吕蒙梯尔自己捡柴禾,两个孩子却自顾自地做游戏去了。

没多一会儿,吕蒙梯尔就听见两声叫喊。他听出是两个小家伙发出来的,便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奔去,就在他跑出10多米远时,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变轻了,接着他的身体居然飞了起来,而且直向前面一棵大树撞去,“砰——”吕蒙梯尔撞在了树上,立即昏了过去。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紧紧贴在树上,无法动弹。

“快脱掉衣服,否则你是无法离开这棵大树的。”不知什么时候,欧文斯和亚博两人已经来到他身后对他说道。他转过头来,发现自己的头和手可以动,但穿上衣裤的部分却不能动,再一看,儿子和亚博的衣裤正贴在树上。欧文斯赶紧上来用刀子划烂父亲的衣裤,吕蒙梯尔才从树上滑下来,吕蒙梯尔想从树上拔下衣裤来遮挡身体,没料到他刚一接触衣服就又被树木吸住,他再也不敢扯那衣服,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快到宿营地的时候,吕蒙梯尔对儿子说:“你们先回去,给我带条裤子来,我总不能赤身****呀。”不一会儿,亚博的母亲盖拉太太来了,看见吕蒙梯尔的样子又羞又惊,忙问他是怎么回事,还要他带她到大树那里去看一看。吕蒙梯尔连忙拒绝说:“假如被那大树吸住的话,只有脱光了衣服才能离开那里。我们现在去,让你丈夫和我妻子菲莉看见了,如何是好?”于是当盖拉回来后,盖拉太太硬拉着丈夫随儿子亚博去看稀奇

半小时后,只见亚博惊慌失措地跑来告诉吕蒙梯尔:“我爸爸请你快去帮助救我妈出来。”10分钟以后,盖拉赤裸裸地哭着回来了,他对吕蒙梯尔伤心地说:“我妻子死了。”盖拉说他们走到那里时,盖拉太太首先飞了起来,向一棵大樟树飞去。盖拉想上前拉住妻子,脚却被吸到相反的方向,撞在另一棵树上。这棵树才是吕蒙梯尔遇见的那一棵。亚博早有准备,他是光着身子来的,看见母亲飞进树洞,跑去一看里面黑乎乎的,他不敢钻进树洞救母亲,就将另一棵树上的父亲救下?

盖拉被救后忙叫儿子去告诉吕蒙梯尔一家,自己走进了树洞。里面又黑又湿,他鼓起勇气叫着妻子的名字,却没有回应。待他走到树洞的深处,发现太太已经蜷成一团死去了。等盖拉带着吕蒙梯尔再次来到树洞,准备将盖拉太太的尸体搬出来时,那里只剩下了一个人影!

喜欢女人的树洞

在非洲纳米比亚的莫昆斯克树林,有一块将近100平米的地方,被牢固的铁丝网围住,里面挂着两牌子,一块写着“游人不得入内”,另一个写着曾经发生的食人树事件。

里边有两棵约有4000多年寿命的樟树,其中一棵下端已经腐烂,形成一个3米宽、5米高的大树洞,只要有女人走近离它七八米远之地,就会立刻被吸进去,任凭别人怎样拖也无计于事。

一段时间后,被吸女人就会无影无踪,只剩下一些金银手饰。令人费解的是,这个树洞从来不吸男人,而另一棵树,相距几米远,只对布料感兴趣,衣服挂在树上两小时就会不见。政府派科学家研究非但没有有进展,就连随同的女佣也被吸进去了。